欢迎光临雨燕直播网站!

行业动态

News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> 雨燕直播足球直播免费 > 行业动态

【重磅盘点】2021年全球十大生物制药投资并购交易(上)

发布时间: 2022-07-04 11:53:52   来源:雨燕直播  作者:雨燕直播足球在线直播 字号:TT

  2021年,全球生物制药的投资并购进入了短暂的低谷期,全年排名前10的生物制药投资并购交易的总价值约为530亿美元,远低于2020年的970亿美元,更别提超越2019年的2070亿美元。如果不是因为第四季度的一系列交易撑起了一片天,2021年堪称生物医药交易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
  2021年的生物医药既是被前些年的“疯狂投资”掏空了身体,也受到了新冠疫情及全球政治格局的深刻影响,特别是拜登政府领导下的联邦贸易委员会加紧了反垄断调查,让许多生物医药投资者畏手畏脚。

  12月14日,CSL公司宣布将斥资117亿元收购ViforPharma,这笔交易成为CSL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交易,超过了其2004年对安万特贝林(AventisBehring)的收购案,在收购安万特贝林的业务后,CSL在血制品领域一家独大,优势一直保持到今天。

  据悉,CSL此次收购旨在获得Vifor治疗铁缺乏症、肾病和心肾疾病的产品管线,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种口服铁转运蛋白抑制剂vamifeport,主要用于治疗红细胞生成无效和铁过载疾病。12月10日,Vifor宣布,vamifeport治疗镰刀型细胞贫血病成人患者的2a期临床试验已完成首例给药。

  CSL认为,Vifor是一家增长较高、门槛较高的企业,竞争对手少,未来市场前景广阔,预计此项收购将为CSL增加37条产品管线%!

  2月3日,JazzPharmaceuticals宣布以7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GWPharmaceuticals,作为一家跟“毒”沾边的企业,GW是衍生物市场的早期推动者,具备了先发优势。

  2011年,总部位于英国的GW开始在欧洲销售Sativex治疗与多发性硬化症相关的痉挛,小赚了一笔;随着Epidiolex(二酚)问世,改变了难治性癫痫的治疗方式,2020年该药物的销售额达到了5.11亿美元,这也是迄今为止FDA唯一批准的类药物,预计今年Epidiolex的销售额还将更上一层楼。

  因此Jazz果断出手,在其癌症和睡眠障碍部门之外新增了第三个业务部门。在过去的几年中,Jazz通过以肿瘤学为重点的交易来重塑产品线,据富国银行分析师透露,收购GW是jazz的一步险棋,接下来就看Jazz能否最大化GW的产线价值了。

  2017年,诺和诺德的首席执行官LarsFruergaardJørgensen上任时承诺要进行重大并购交易,时隔四年,他终于完成了迟到的约定。11月18日,诺和诺德以每股38.25美元的报价完成了交易,总额为33亿美元,Dicerna成为其全资子公司。

  自2019年以来,诺和诺德便与Dicerna保持了密切的业务往来,两家公司合作开发RNAi候选药物,布局非酒精性脂肪肝、2型糖尿病、肥胖症和罕见病等领域。2020年底,它们携手开发了一种心脏代谢疾病的药物,并将于今年开始临床实验。

  在过去几年中,Dicerna一直被视为炙手可热的收购目标,RNAi药物的开发前景已经得到了证实,Alnylam的Onpattro成为第一个获得FDA批准的RNAi药物,用于治疗急性肝卟啉症的Givlaari和原发性高草酸尿症1型(PH1)的Oxlumo也陆续获批,此疗法吸引了罗氏、礼来、勃林格殷格翰等顶尖企业入局,鹿死谁手尚未可知。

  2月1日,总部位于爱尔兰的Horizon医疗决定斥资30.5亿美元收购Viela生物,从AZ手里抢下了一块肥肉。实际上,Horizon今年进行了高强度并购,取得了10种新的药品,包括抗痛风药Krystexxa和甲状腺眼病治疗药Tepezza,该公司的预期销售将超过30亿美元,是2019年收入的两倍多,是2014年收入的十倍!

  2018年,Viela生物从AZ剥离时,Uplizna就是最有潜力的新药,目前已经被FDA批准用于治疗视神经脊髓炎谱系障碍,一种导致视力障碍和行动障碍的罕见病。现在,两家公司在NMOSD领域是竞争对手,因为Uplizna与AZ的Soliris和Ultomiris面临直接竞争。

  9月8日,赛诺菲斥资19亿美元闪电般抢购了美国生物技术公司Kadmon,以推动其移植药物业务,注意这次是全现金交易!而与此同时,赛诺菲甚至还没有完成对mRNA领军企业TranslateBio 32亿美元的收购计划。

  预计收购Kadmon的交易将于11月完成,这将使赛诺菲获得Kadmon新批准药物Rezurock(belumsosudil),一种针对慢性移植物抗宿主病(GvHD)的一线治疗药物,GvHD是一种常见且致命的并发症,经常在造血干细胞移植(HSCT)之后出现。当移植接收者产生免疫反应时,就会发生GvHD。

  赛诺菲最初仅仅计划收购Rezurock,但出乎意料的是,FDA的批文来得更快一些,彻底打乱了赛诺菲的部署。因此不差钱的赛诺菲大手一挥决定直接收购其母公司Kadmon。除了慢性GVHD之外,Kadmon还在研究口服活性ROCK抑制剂,这是一种以皮肤、关节和内脏器官的纤维化和血管异常为特征的罕见病。与此同时,收购Kadmon还为赛诺菲的癌症管线增加了一个肿瘤免疫学平台,主要的候选药物是KD033,一种抗PD-L1/IL-15融合蛋白,目前正处于早期临床试验中。

  据悉,该交易可能与赛诺菲首席执行官PaulHudson的大战略有关,该战略专注于促进疫苗等领域的增长,同时减少对糖尿病,心血管疾病和消费者健康等一般药物的投资。

  如需获取更多数据洞察信息或公众号内容合作,请联系医药地理小助手微信号:pharmadl001

上一篇:国药一致:坚守央企担当数据驱动服 下一篇:近年来人力资源服务业的特点有哪些

新闻中心

News

滇公网安备53011402000287号

    
xml地图